<strike id="hnalt"></strike>
        <th id="hnalt"><video id="hnalt"></video></th>

        <strike id="hnalt"></strike><th id="hnalt"><video id="hnalt"></video></th>
        • 全新比恩展廳盛大開業
          --連接現在與未來,全新比恩展廳盛大開業
          更多>>
        • 純銅精鑄智能豪華大門鎖
          --2015年新品,刷新您對豪華大門鎖的認識,豪華的款式,便捷的操作,安全防盜
          更多>>
        • BM比恩實心不銹鋼門鎖
          --專注品質,精工制造
          更多>>
        推薦產品
        DH9001
        DH9001
        DH9002
        DH9002
        DH9003
        DH9003
        DH9004
        DH9004
          您現在的位置是:  首頁  >新聞資訊  >社會熱點  > 我國企業技術創新主體地位的結構性分析

        我國企業技術創新主體地位的結構性分析

        發布時間:2013-09-18
        文章來源:環球貿易網

            經過多年的改革發展,我國的研發投入和支出結構已經發生了根本性變化,但是,我國企業創新能力薄弱的問題一直未能得到有效解決。中共中央、國務院發布的《關 于深化科技體制改革加快國家創新體系建設的意見》指出,“企業技術創新主體地位沒有真正確立……迫切需要進一步深化科技體制改革,加快國家創新體系建 設”。我們認為,“高水平創新成果”和“高層次創新人才”的結構失衡是當前我國技術創新中的突出矛盾。引導高層次領軍人才向企業聚集、高質量創新資源向企 業流動、高水平技術成果主要從企業產生、原創性重大創新過程由企業引領,將成為強化我國企業技術創新主體地位的重要方向。

            我國企業尚未真正成為技術創新的主體

            2011年,來自我國企業的R&D經費支出占比達到75.73%,企業從數量上看已經是R&D經費投入的主體,企 業執行的研發支出占比超過了美國、英國、德國和OECD國家的平均水平,基本與日本(75%)和韓國(76%)持平。2011年,我國R&D人員 全時當量在三大執行部門的分布情況是:企業超過3/4,研究機構和高等學校合計不足1/4。全國R&D人員的增長主要來自企業的貢獻。2011 年,全國R&D人員比2000年增加了196.08萬,僅企業就增加了170.83萬,占全部增量的87.16%。從R&D人力投入看, 企業也已經成為我國R&D活動的數量主體。

            盡管我國企業在數量結構中已經成為技術研發投入、執行的主體,但是高水平技術創新成果較少、企業高層次人才缺乏、基礎研究缺位、應用研究嚴重不足等諸多指標,反映出企業創新能力的薄弱。

            1.我國高水平技術成果主要不是源于企業領銜的科技創新

            2009―2012年期間,在國家科技進步獎中,企業作為獲獎第一承擔單位的科技項目所占比重約為30%左右,2012年達到 33.33%,但與其占有75%的科技資源相比,企業領銜的高水平原創性科技成果明顯偏低。特別值得注意的是,代表運用科學技術知識做出產品、工藝、材料 及其系統等重大技術發明的最高獎項――國家技術發明獎中,企業專家作為第一獲獎發明人所占比重更低,2011年和2012年分別僅為11.11%和 9.76%。

            對近年來科技獎勵數據的分析表明,我國企業主要還是作為應用配角,停留在產業技術開發的低端,尚未成為領銜開展高水平重大技術創新 的主體,說明我國的技術創新仍然處于大學、科研機構技術開發力量引領企業技術應用的科技成果轉化模式階段,距離科技實力雄厚的企業引領創新方向的全產業鏈 技術創新模式仍然存在很大差距。

            2.我國高層次研究開發人員在企業的所占比重小

            2011年,全國規模以上工業企業研發機構人員中碩士以上學歷人員占比僅為12.6%。規模以上工業企業尚且如此,一些集體、民營 企業的情形更為窘迫。從R&D執行部門來看,企業具有碩士學位的人數占全國R&D人員中碩士學位總數是37.73%,博士人數僅占 13.39%。美國在企業工作的博士學位獲得者占全部博士的比例超過35%,對提升企業創新能力和核心競爭力的貢獻不言而喻。因此,從研發人員的部門結構 分布來看,我國企業相對于大學和科研機構,雖具有數量上的相對優勢,但高層次科技創新人才明顯缺乏。

            3.科技領軍人才在企業的比重小

            來自企業的院士所占比重體現了企業在國家高端工程科學技術方面的創新能力。研究顯示,中國工程院院士中來自企業界的所占比重偏低, 大部分院士集中在高校及科研機構。從“千人計劃”入選者的分布情況來看,企業平臺引進專家僅占11%,絕大部分就職于高校和科研院所平臺,企業沒有成為海 外高層次人才回國開展技術創新的主要選擇平臺。

            結構性矛盾制約高層次創新創業人才流向企業

            當前,我國技術創新的結構性矛盾比較突出,制約了企業成為高水平技術創新的主體,具體表現在以下幾個方面。

            1.政策導向不利于高層次創新人才選擇企業就業

            我國博士培養目標偏重基礎科研,高校博士生理論重于應用,與企業實際需求之間存在矛盾。在美、英、德、法等國家,專業學位研究生教育非常發達,美國有56種專業博士學位,英國碩士和博士層次也都按研究型和專業型兩個導向來培養,近幾年授予的課程型研究生專業學位數占授予研究生學位總數的比重平均為75%左右,很多行業把專業學位看作是入職和個人發展的重要依據,尤其是在工商、工程等領域更為普遍。

            目前,海外高層次創新人才回國大多就職于高校和科研院所等體制內機構,有政府的財政支撐,諸如子女就學、住房、醫療保障、人員編制 等問題能在體制內得到解決。隨著高校、科研院所科研經費投入的增長,海外高層次人才回國開展科研工作也能得到經費保障。但對于企業創業人才來說,諸如子女 就學、住房等一些現實問題很大程度上只能從社會上解決,而且企業在創業階段對資金的需求很突出,國內創業環境還不完善,使得海外高層次人才在回國選擇創業 方面顧慮重重。

            2.高層次人才流動更多在公共學術機構之間進行

            目前,我國博士畢業生的就業傾向中,希望從事學術工作者實現期望的比率最高,達到90%,而期望從事公司和政府管理工作、技術開發工作的博士畢業生中有37%轉行從事學術工作。這與美國的情形不同,美國從高等教育機構和政府部門流向企業的博士比重分別達到16%和18%,而逆向流動僅為5%和4%,表明美國的博士再就業中相當多的人選擇向企業流動。

            3.研究平臺的缺乏使高層次創新人才在企業無用武之地

            2005―2010年,我國大中型工業企業的平均R&D支出強度從0.76%提高到0.93%,但還是不及發達國家的 1/4。長期以來,我國工業企業R&D一直以試驗發展為主,在應用研究上投入不多,基礎研究更少。雖然發達國家企業的研發活動也以試驗發展為主, 但是他們在基礎研究和應用研究上的投入也占有相當大的比重。在R&D經費中,發達國家的基礎研究經費一般占4%―8%,應用研究經費比重一般超過 20%,最高的接近50%?;A研究特別是應用研究在我國企業R&D活動中的比例過低,凸顯了我國企業R&D活動結構的缺陷,制約了我國 企業高水平研究開發能力的提升,導致我國企業技術積累、知識創造與應用能力嚴重不足。

            國外大企業非常重視技術研發,大多設有科學研究機構和實驗室。美國的基礎研究體系形成了研究型大學、國立研究院所和大型企業“三駕 馬車”的格局。我國建在企業的研發機構總量少、比例低。據統計,2011年,我國規模以上工業企業中有研發機構的企業和有R&D活動的企業所占比 例分別為7.81%和11.50%。

        國家重點實驗室等一些重要研究平臺主要集中于高校和科研院所,企業國家重點實驗室的數量遠遠少于高校和科研院所。

            若干政策建議

            第一,加快從“科技成果轉化模式”向“技術創新模式”的戰略轉型。新形勢下我國深化科技體制改革的重要內容,是逐步實現從以大學、 科研院所主導的“科技成果轉化”模式向企業主導的“全產業鏈技術創新”模式轉變。在我國的研發體系結構數量型轉變的改革目標實現之后,強化企業技術創新主 體地位的主要任務就必須從“數量型”向“質量型”轉變,企業在國家創新體系建設中的主體地位不斷加強的主要標志是,企業高端技術人才的匯聚,高水平研發能 力提升,技術創新過程向前端延伸,引領技術創新的發展方向,主導產業鏈技術創新的全過程。我國實現企業技術創新主體地位的數量結構變革大約用了20年,企 業成為技術創新主導力量的質量結構調整將是一個更加艱苦、漫長的過程。

            第二,加大企業研發平臺建設的支持力度,鼓勵企業開展應用研究和基礎研究。要逐步改變目前我國企業研發活動中應用研究所占比例過低 的現狀,引導企業的研發活動向高水平的應用研究發展。應當加大對于企業從事基礎科學的支持力度,支持企業建設國家重點實驗室,實行企業基礎科學研究投入的 加計扣除所得稅政策。加大在企業建設國家工程技術中心的工作力度,把技術熟化的過程從大學和科研院所轉移到企業中去,使科技成果轉化、熟化、商品化、產業 化的過程逐漸成為企業主導的市場化過程,以此增強企業的技術創新主體地位。

            第三,改革收入分配與福利政策,引導高層次人才向企業流動。要完善落實股權、期權激勵和獎勵等收益分配政策,以及事業單位國有資產 處置收益政策和人事考核評價制度,建立差別化的職務發明股權激勵政策,鼓勵科研院所、高等學??萍既藛T以到企業工作或創辦企業等方式進行科技成果轉化。用 好高層次創新創業人才專項資金,加快培養和引進我國前沿技術領域和高新技術產業化急需的高水平創新創業人才及優秀企業家。對回國創業和國內大學、科研院所 的下海創辦企業的高層次人才,在醫療保險、配偶就業、子女上學、住房等方面予以同等優先安排或資助。

            第四,加大專業博士學位的培養力度,造就適合企業需要的高端人才??偨Y面向國家科技重大專項培養工程博士專業學位研究生的經驗,進 一步推動專業學位研究生培養博士改革創新,尤其是工程博士的培養。這類人才的培養要以直接服務于經濟需要為出發點,以應用型研究成果的效益作為培養質量的 檢驗標準。高等學校在培養工程博士試點中,要在招生工作、培養方案制訂、導師團隊建設、課程教學和實踐訓練、學位論文工作等方面與企業進行對接,讓企業實 質性地參與工程博士的招生和培養等工作,從而將校企聯合培養工程博士的各項工作落到實處。

            第五,強化產業技術創新戰略聯盟,助推企業成為技術創新主體。鑒于我國科技資源的分布現狀,在較長時間內,產學研合作仍 是企業利用科研院所和高等院??萍既瞬诺闹匾緩?,借用“外腦”提升自身的創新能力,是絕大多數企業特別是中小企業的現實選擇。要深入開展產業技術創新戰 略聯盟試點,支持聯盟制訂技術標準,編制產業技術路線圖,承擔重大科研任務,構建技術研發、專利共享和成果轉化推廣的平臺及機制。(袁立科楊起全作者單 位:中國科學技術發展戰略研究院)

         

        相關閱讀:

        國務院:按藥品管理辦法監管嬰幼兒奶粉質量  2013-06-01
        珠三角房博會旅游度假地產大熱  2013-06-01
        汕頭整治非法醫療廢物再生塑料  2013-06-01
        泛珠三角省會(首府)城市結盟  2013-09-03
        佛山禪城一地塊出讓 將建五金市場拓展農村  2013-09-03
        招商加盟
        申請加盟條件
        公司加盟政策
        加盟手冊
        品牌歷程
        聯系我們
        服務電話:0757-85122899
        傳真號碼:0757-85123889
        企業郵箱:
        info@bmhardware.cn
        公司地址
        廣東省佛山市南海區里水鎮和順共同工業區共富二路
        Copyright ? 2016 BM Inc.      粵ICP備14010383號
        中文字幕寂寞邻居影音先锋